我红着眼发疯似得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但那个地

 
    英勇的能子一点也害怕,它冲地飞快,我们在后面加紧了脚步。接着,一个巨大的水声传来。「应该是那怪物跳进了水里。」跟着“扑通”一声能子也跃到了水中,我拼命大声叫唤着,
 
才把它招了回来。
 
    等我们跑到湖边,湖水已经漫过了那怪物的大部分身体,只能隐约看到它的背部。它的背脊上凸起两个圆球,不清楚是什么,身长难以估计。由于火光照不了这么远,所以很快它就消失
 
在深邃黑暗之中。
 
    等我们回头再到砖炉那边,看到火光映照之下的已经不是白天冲我“吼吼”傻笑的6个人了,而是惊魂未定的5个人。「少了一个人!」
 
    我连忙询问发生的情况,剩下的人心有余悸地向我表达,刚才所发生的事。
 
    译文:那是个跟山一样大,身体和水一样柔软的野兽,它从黑夜里突然出现,然后就把小黄毛给吞掉了,接着逃走了。(小黄毛是个头发发黄,而且稀疏的原始人。)
 
    我心说:「这算什么怪物?」但没办法,土语的表达能力就这点。
 
    小黄毛就这么被吞掉了,我一个原始同伴就这么没了,连一根原始人毛都没给我留下……
 
 第三十四章 人的本性
 
    我看着周围被毁坏的砖坯一片狼籍,心里无法平静下来。这已经是我到这个世界上后死的第4个原始人了。在短短40几天,我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离我而去,第一个是被怪狼撕成碎片,第
 
2天个是难产死的,第3个是被我下令干掉的,而现在又是第4个尸骨无存的受害者。
 
    基本上是10天死一个,这个速率也太惊人了,换言之就是这样下去400天后,我们这个部落就可能死的一个不剩,想到这里,我就要头皮发麻,胸中如被真空般地难受、郁闷。只有一点是
 
幸运,它破坏掉的只是大头他们白天捏制的砖坯,而已经烧制好的砖炉幸免于难。
 
    那天晚上大伙都没有再睡,一直等到黎明。到了天亮,我勘察这周围,发现了一些巨大的脚印,不过它似乎只有前肢有爪印,这点在河滩上看的尤为明显。
 
    根据痕迹,我判断它似乎是拖着身子在地上走的;而且身体巨大,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,这家伙就是那只咬掉巨河狸半个身子的怪兽了。
 
    在那一整天里,在我和我的同伴中弥漫着一种压抑、恐惧的情绪,他们似乎是害怕了,但没有人提出要离开这里。我们没有小黄毛的尸体,所以连挖个坑把他埋了的机会都没有,我的心
 
中再一次升起想要复仇的怒火,它变得有些不可遏制……
 
    那天上午,我带着几个人去了湖的北面,那里几乎到处有石灰石,我们收集了一些后,用箩筐把它们挑了回来。这些石块加热以后便会分解,变成带碱性的生石灰,而这种生石灰加水以
 
后会迅速的膨胀,这么获得的石灰,质地十分纯,再将石灰和沙子掺在一起,就成了上好的带有黏附力的灰浆。
 
    下午继续捏制砖坯,我们需要大量的砖头,用以建造所必不可少的建筑物,这对我们日后的生活和发展将大有裨益。再说这里有充足的食物来源,所以我们丝毫都不用担心肚子问题。
 
    到了第二天,我们用已经烧制好并冷却下来的砖头和灰浆,垒起了这世界上第一个建筑物——一座砖窑。砖窑这个东西大家在西部片中都看到过,长得蜡黄,伴有灰土尘埃,而且非常巨
 
大,而我们做出来的不一样,因为材料有限,所以做的非常袖珍,不过还是有模有样。
 
    等砖窑制作完成后,再把已经捏制好,并且晾干的陶器放到这东西里面,配合煤的烧制,就能弄出我梦寐以求的陶器来了。
 
    当第一缕青烟从砖窑上的烟囱里冒出来的时候,我兴奋地欢起来,所有的人也都更着发出了欢呼,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,他们一个个冲上来拥抱我,用毛茸茸的身体往我身上蹭……
 
    在这段日子里,我和吗哪经常拥抱,所以他们耳濡目染也学会了这种表达方式,这说明他们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。好在那时,他们还不会一伙人把我围在中央,抛上天去。
 
    烟囱里冒烟的事也逐渐冲淡了失去伙伴的痛苦,那种悲观、哀伤的情绪在他们之中消散了,看来我的原始同伴们比我先恢复过来了。可能对他们来说,死亡已经习以为常了吧,但对我来
 
说这是难以接受的。所以,我精心策划一起复仇行动。
 
    在之后的两天,我们开始烧制陶器,剩下的时间用来捏制砖坯和烧制新的砖头。而那只怪物一直没有出现,直到三天早晨。
 
    那天清晨,天刚蒙蒙亮,浓重的白雾笼罩在湖上,那浅灰色的天空与湖面连成一片,分不清哪是天,哪是湖;漫天的迷雾甚至还覆盖了这周围黑郁郁的树林、草地,应该说整个亚特兰蒂
 
斯湖都处于水和模糊的水气之间的朦朦胧胧地蒸腾之中。
 
    我在站远处氤氲的空气中,看着能子在湖的北面的岸边摇头摆尾地散步,它不时地抖擞身是毛发,或者停下步子,稍顷后,又缓缓地迈步前进。
 
    突然风云突变,它身后的湖面开始汹涌的波涛,紧接着“哗啪”一声巨响,巨大的水花高高地溅上了天空。
 
    我没有犹豫,高声叫着叽里咕噜,带着早已准备就绪的同伴们,冲了北面的树林。
 
    我们飞快地跑进树林里,不断听到树枝断裂的声音,还有那巨大的嚎叫声。与此同时,我的心跳也不断加速,拼尽全力向那个方向跑去,进到早已经定下的埋伏地点里,终于远远地看到
 
那只怪兽的真面目。
 
    这是我所见过最奇特的动物了,它的身长至少有12米,前半身是直立的,而后半身则伏在地上;而最高前半身的最高端,竟然有3米多。它的头部有点象牛,但是没有长角,嘴巴比河马大
 
;最另人惊奇是,它前肢是带利爪的,而后肢则带璞;背脊上有两个驼峰似的东西,浑身上下都是黑褐色的,而且皮质光滑无比,一看就知道长时间生活在水中的动物。
 
    能子在它面前跑,与之相比,大小就如同一个热水瓶。能子的目光敏锐,很快就看到了我,我向高呼起来,并向它挥手示意。于是,能子就加快速度向我们这边的一块空地跑来,同时把
 
那大怪兽也引了过来。
 
    好在在地面上这头怪兽的速度不是太快,它的前半身很矫健,但后半身就很笨拙,整条粗大的尾巴都拖在了地上,再加上它体态庞大,不时被树木阻挡住。不过此怪兽力大无比,一些稍
 
小点的树,被它一推就折。
 
    能子很轻易地就能摆脱它,但是还是缓缓走走,不断地引诱它。直到把它引到我们早已经设下陷阱的空地。这时候,能子反倒更放慢了速度。「小家伙有点急功近利了!」这使得隐蔽在
 
树丛后面的我异常焦虑。
 
    能子在前面越跑越慢,怪兽在后面越追越快,它们之间的距离几乎只剩下的几公尺了,在我的眼里,那怪物的口水几乎都要落到能子的身上,此时,我握着弓箭的手心不断地渗出汗来,
 
连呼吸也凝住了,最后,再也待不住了,大吼一声,带着同伴们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那片空地上灰土尘埃弥漫了一片,能子和这个怪兽一同陷到土坑里。
 
    我红着眼发疯似得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,但那个地方飞沙走石,灰土弥漫,如同扔下了一个烟雾弹,根本就看不出什么,只能听到那怪兽的嚎叫和悲鸣声。
 
    当我离那个土坑不足5米距离的时候,看到一大团掺着黄黑色尘土的白色绒毛,飞跃出来,然后才是能子的叫声,小家伙飞快地跑到我跟前,我低下身子,一把抱起它,死命地揉在怀里。
 
    而狩猎,不如说是杀戮。由于这个怪兽的身体恩柔软,并没有任何鳞片或是硬质的皮层,所以每一矛都深深地刺了进去。虽然这些都不足以致命,但溅起的腥风血雨,几乎
 
落到了每个人的头上。连看惯了血腥场面的我,都避过了头去。
 
    巨兽痛苦地扭动、哀叫着,鲜血从它的身体里不停地涌出,足足10分钟后,一切才归入平静。不过,这时它还没有死,并且竟然回光返照般地缓缓抬起了脑袋,用那对巨大的眼睛盯着我
 
,似乎在表达某种哀怨。我平静地与它对视,直到它一再次垂了下去,一命呜呼了。
 
    对于这种事,我很无奈。其实,我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杀死它,不然死的可能会是我们自己、或是同伴。因为这就是原始世界,弱肉强食是自然法则。
 
    后来这只怪兽,并没有全部成为我们的食物,我们把它的四肢卸下后,其它都埋进了这个坑里。多了也吃不完,回头再引来别食肉动物,那就不划算了。
 
    吃它的时候,除我以外的人都很高兴,这也许是它们第一次,打败这么大的怪物,而我却一点食欲也没有,因为它吃了我的同伴,而我现在吃它,就有点不是滋味……
 
    我至今仍然无法摆脱一些道德观念,那些长时间植入我思想里的根深蒂固的东西,在那个世界左右我的生命的轨迹,而当我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仍在不断地影响我,或许人真的是有本性的
 
……
 
    让投票来的再猛烈些吧!!!
 
 第三十五章 融会贯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