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嘴他们几个象涂口红一样往嘴上抹那植物汁因

 第二天,开始我们正式烧砖,把柴火捆扎起来放在空地上,再把前一天晒干的砖坯小心翼翼地围在外面,码成一个很大的立方体,然后在立方体上开了一些通风孔。这样一来,这些砖头
 
就能围成一个大窑炉,使其自身烘烤。
 
    一开始这些工作都必须我亲自完成,但到了后来我的同伴们也就学会了,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,到了下午这项工作正式完成了。我把火正式点燃以后,接着又去找来几根空心又笔直的
 
植物茎蔓,发给六个人,让他们分成三组,看住火,并往里面吹空气。(两天一夜之后,他们几个的嘴都撅成了O型,而且一时半会也收不回来了,不过也因此我们的烧砖工作也或得了极大的
 
成果,不过这都是后话了。)
 
    做完了这些,我带着7~8个人带着最新制成的渔网,去河里捕鱼,结果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我猜那些鱼一定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天敌,它们根本不知所措,有些几乎是自投罗网。我们
 
用两头堵截的策略,用不了1个小时,就捉了满满两箩筐了,这足够我们这些人吃好几天的了。我的原始同伴们,也就更加拥护、崇拜我了。对此,我一点都没有感到自满,还跟他们说:“这
 
是我应该做的!”但是他们听不懂,我也没办法。
 
    那天晚上,我们由于累了一整天,所以除了那几个看护火堆的人外,其他人都被我宣布休息了。其实其他人都很羡慕这几个看火的人,觉得那是一种首领选中后肩挑重任的荣耀,因为我
 
的臣子臣民,各个都是虔诚的信徒;这一点让我几乎可以凌驾于任何领导者之上。
 
    不过,接下来的问题接踵而至,因为原始人的娱乐活动太单一,所以一般歇下来就要干那事,可是十个人在这个栅栏里一起干那事,那种稍微想一下就会头皮发麻的效果只有亲身体会过
 
的人才会知道。
 
    一开始,我也准备该他们讲点课,但又觉得不妥当,他们这阵子跟着我忙得够戗,我要这时候再给他们上点什么万恶淫为首,那我就是大混球。再说我自己也那什么,所以我只好带着吗
 
哪出了栅栏,倒不是不愿意与民同乐,主要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 
    我把哪吗带到栅栏外面,她的小脸蛋红得发烧;我知道,这姑娘已经期待以久了;她用深邃的蓝色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。碰到这种情况一般我就直接醉掉了,呆在那里。
 
    然后,一见我醉了,这姑娘就扑了上来,贴住我的身体,用大腿钳住我的大腿,用胳膊挽住我的脖子,然后低下有着斯般柔顺的金色卷发的头来吻我。
 
    第二天,我准备回柏拉图山洞一次,所以就把这里的事,交给了大耳负责,并给他留下4个女人,算上那烧制砖坯的6个男人,一共10个人;并且详细地嘱咐他碰上危险该怎么做。被留在
 
这里的人依依不舍和伴有恐慌,但我也不得以才这样做,必须回去看一下大眼同志的伤势,给留在那里的伙伴们带去一些食物,另外领袖的到来,将会鼓舞起他们的士气。
 
    清晨,我从亚特兰蒂斯湖出发,走在荒野上,迎面吹来清湿的空气;但用不了多久,随着太阳的升起,袭来的将是热风,而且还伴有骚烘烘的野兽味道。
 
    从亚特兰蒂斯湖到柏拉图山洞我们必须步行大约4个小时才能到达。也就说如果我早上9点从亚特兰蒂斯湖出发,在达到柏拉图山洞后,再立刻马不停蹄的折返回亚特兰蒂斯湖泊;那么到
 
达的时候,我已经可以下班回家了。
 
    这种远足拉练我在小学里就做过,那个时候我们全班40几个闹哄哄地走在大街上,任何一辆汽车司机看到我们都要大摇其头,然后停下来,放我们过去,或者直接绕道而走。但现在不一
 
样,我们必须密切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,不能让任何野兽有可乘之机,任何细小的疏忽都有可能给我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,这里指当然是人的生命,我的包括我的这些同伴的。
 
    我想我需要一些可以代步的工具以加快速度,同时缩短一下危险性。可以是马,可以是自行车,也可以是汽车。这三样东西我这里一个没有;其中后两者更是带有轱辘的高速运输工具。
 
而在这里最有可能出现带有轱辘的车,将是鹿车、牛车。
 
    那种人货两用的牲口拖车,就如同我在电视剧中看到的那样非常实用。例如:武林高手和他的母亲躲在那东西里,逃避匪徒的追杀;跑掉以后,习得一身武艺,回头又把那些匪徒们,赶
 
到那东西上追杀。再例如:有个私藏军火的贩子,把大批的武器藏在马车下的夹层里,以躲避政府的检查。所以说这东西做的好了,就是一座可以移动的房子。
 
    谢谢支持哦!
 
    网
 
 第三十三章 挂掉一个
 
    我正胡思乱想着,大嘴拉起我的手臂,来了一句叽里咕噜,表示那边有东西。
 
    我眺望过去,发现草地上匍匐着一口黑色的大锅,并还在缓慢的移动。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揉了一揉,在仔细定睛一看,才发现那是一只陆行龟。
 
    这东西威胁性应该不大,于是我带着人跑了过去;走近一看,才知道这只乌龟有千人食堂里面的铁锅那么大,壳上六角型的背纹,外加粘着一些尘土。
 
    这乌龟一见我们团团把它围住,就立刻把四肢、脑袋,包括尾巴,全都缩回到龟壳里,然后一动不动。这难不倒我,我让几个人用土矛把它翘翻了过来。
 
    乌龟被翘翻以后,龟壳着地,晃晃悠悠在地上盘了几圈,但仍是死死不肯伸出头来。而我们手上的武器都对它不能起作用,它的背壳硬如磐石,甚至连翻过来的反面都硬实无比,而我们
 
只带有木矛和骨头刀,都不可能把它弄开。
 
    当然,我可以选择把这乌龟弄死,用长矛从它头上捅进去,但这样也不一定能弄死;因为乌龟的生命力特别强,我纪录片中看到,有只海龟被螺旋桨劈掉半个脑袋,还可以活过来。问题
 
是,但即使我把它弄死,也没有用,还是很难吃到它的肉。
 
    我们没有金属制品,对付它只有两个办法,一是让大力拿着石斧,“咣咣”把它砸开,二是用锯条锯开,但乌龟不是树,非常难锯。而且这两种方法都特别费事,得不偿失。所以这乌龟
 
使我很恼怒,于是对着它狠命地揣了一脚,让它原地飞转,然后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我们回到柏拉图洞,里面的人们看到我回来了都很高兴,喜出望外地跑到外面迎接,特别是这的负责人大头,他对我异常热情,迎接的时候,还一手握着*,一手指天。
 
    接着,我去看大眼,他应该已经没事了,还跟我表示,叽里咕噜,翻译成中文就是“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鞍前马后的效力了。”我心说:「真是可爱、勤劳、勇敢的民族!」
 
    之后,把食物交给他们,交代完工作,并鼓励了他们以后。我就带着他们到山洞西面去捡煤。这里的煤我过去就发现了,但那时候还没有用,因为不可能用这东西来烤食物吃,吃完以后
 
都灰得肺结核,把五脏六腑全部都给吃黑了;但这东西放到砖窑里面烧砖,就再好不过了。
 
    完捡了两筐煤后,我就必须立刻动身回亚特兰蒂斯湖了,不然到了天黑也到不了那里,天一黑就不好办了,这里的野生动物在夜里杀人如麻,异常猖獗。过去的世界里,我喜欢深夜里一
 
个人独自出门,在街上游荡,但在这里我已经完全戒掉了这个习惯。
 
    柏拉图山洞里的人们对我依依惜别,我则鼓励他们要象石头一样坚强。石头那个东西无疑的代表坚强的,而原始人的生活就必须有石头精神。
 
    那天,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,我们到达了亚特兰蒂斯湖。
 
    大头他们干的还不错,砖已经烧得差不多了,过了今晚应该就可以了,到时只要等它们完全冷却下来,就能把他们砌成任何建筑物;可以是碉堡,也可以是城堡,它们都让我感到安全感
 
,不过首先我们还是要先制一个砖窑,用以烧制陶器。
 
    另外,在这里,我要表扬一下大头,它是个很聪明,而且敬业的原始人,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,又捏出了许多砖坯。「这真是意外的惊喜!」
 
    就我的估计,这里的原始人智商大约是处于21世纪9~12岁的儿童,而有几个人还要高些,比如说大头,我就觉得他应该达到15岁少年的智力了;并且他们还没有这么顽劣,见多识广使那
 
个世界的孩子有点自以为是;这就让我非常讨厌。
 
    他们的智商大约是9~12岁,那么也就是小学3年级到5年级水平,这也就足够了,教几个学期还是能学会中文的,而且不用学其他科目,可以学点100以内的加减乘除。「想的远了……」
 
    我把路上采集的一种植物的叶子拿出来,把它们的汁液挤出来,弄在水壶里,然后交给几个吹火的人,让他们涂的嘴上。这种植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不过是可以消肿的。
 
    大嘴他们几个象涂口红一样往嘴上抹那植物汁,因为他们的嘴只能撅着,根本收不回来;然后还冲我“吼吼”傻笑,真是可爱极了。
 
    那天晚上,我们马不停蹄地开始捏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,锅啊、盆啊、碗啊、杯啊之类的东西。这样一来,待到砖窑完成后,就能直接烘焙陶器了。
 
    不过制作陶器和烧砖不一样,需要掺入一些砂、稻草末等,以提高陶器的耐热急变性能,避免在火上加热时发生破裂。不过,好在稻草末是现有的,砂在湖边也是能搞到的,所以说这事
 
就不成问题了。
 
    而捏泥这个工艺一直是我的拿手强项,我能把它捏成任何形状,包括各种动物植物,包括飞机大炮,甚至还有外星人的飞船。
 
    当然艺还不是很熟悉,只能既希望于不要把东西做漏了才好。而这时候,我就需要和他们有更进一步,更加细致的交流;但这就有些困难了,所以说原始人的教育工作势在必
 
行。
 
    这天夜里,能子开始撒娇,大概觉得我有了吗哪就不要它了,所以非得跟我睡一起。(原先它都是独自躺在角落的。)
 
    这样一来,我就成了左手搂着吗哪,右手抱着能子。还有,能子是只小怪兽,并且睡觉的时候不安分,磨牙打呼什么都来。而且我还要提心吊胆,必须把我家伙藏好,生怕它把这东西当
 
火腿肠。
 
    那天深夜,能子突然狂吼起来,吵醒了栅栏里所有的人。我从睡梦中醒来,周围是在火光映衬下的一片漆黑,然后,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呼救声。「是在砖炉边。」我知道一定是出事了,
 
立刻和同伴们一起打开栅栏门,拿着火把,带着武器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时候的天还是一片漆黑,能子跑在最前面,我们拿着火把跟在后面,跑了20几米;我看到一团巨大的黑影,足有3~4米高,它正在向湖边移动。